戒毒所所长把自己当“土皇帝”:下属见空车也得敬礼

戒毒所所长把自己当“土皇帝”:下属见空车也得敬礼
原标题:戒毒所所长把自己当“土皇帝”:下属见空车也得敬礼 
  “他做了规定,见到他必须敬礼,必须叫‘长官好’。”
  记者注意到,最近一段时间,昆明多家单位集中组织党员干部职工观看了廉政警示教育片《政治“毒瘤”之殇》,该片剖析了昆明市强制隔离戒毒所原党委书记、所长陈波恃权自傲,把自己当“土皇帝”,搞小山头“漠沙帮”,把干警当“随从”,建立自己的“独立王国”的经过。其中,有民警在镜头前回忆起陈波耍威风的往事。

  昆明市强制隔离戒毒所原党委书记、所长陈波。
  警示教育片解说道,长官,这一带有浓重封建军阀意味的称谓,在陈波心里别有一番滋味。陈波说,这让他感受到一种尊重。
  昆明市强制隔离戒毒所民警还提起,“(陈波说)你为什么不给我的车敬礼?那我说你人没在车上,他说不管我人在不在车上,你都得敬礼,见到我的车你就得敬礼。”
  另一名民警则回忆,开车在路上遇到(陈波),他的车在前面,你还不能超他,哪怕你再有急事,你超过他会上就要点名了。
  警示教育片指出,陈波不仅目无下属,对组织也失去了敬畏。
  其中,昆明市强制隔离戒毒所纪委书记姚正宽在镜头前说,“我在任职表态发言中说,今后在局党委和所党委的领导下工作,陈波跟我讲,我的表态发言不对,我是市强戒所的人,只能在市强戒所党委领导下工作。”
  此外,在陈波的随意干预导演下,昆明市强制隔离戒毒所改扩建项目还上演了一出先施工、后设计的闹剧。
  陈波以自己的喜好替代科学决策,致使昆明市强制隔离戒毒所改扩建项目设计一改再改达40余次,施工反复调整达8年之久才最终落幕。昆明市强制隔离戒毒所生产处副处长范晏珉说,今天改的和明天改的都不一样,设计方跟不上陈波的节奏,到最后设计方已经不愿意配合修改图纸了。
  昆明市强制隔离戒毒所位于昆明城郊,警示教育片披露,陈波在这里还一手打造了“漠沙帮”——原单位的17个老同事老下属在他的关照下调入强制隔离戒毒所,其中1人在6年内从正科变正县。
  此外,陈波和妻子张惠(昆明市强制隔离戒毒所原二级主任科员)还在所内兴起了“要提拔先充值”“想调动,‘炸药包’(即一捆捆百元现金)开路”的潜规则,严重破坏了单位的政治风气,挫伤了干警职工干事创业的激情。
  2020年6月,陈波宣告被查,同年9月,张惠也宣告被查。
  今年1月,昆明市强制隔离戒毒所原党委书记、所长陈波(正处级)涉嫌受贿罪一案,经昆明市人民检察院交办,由昆明市呈贡区人民检察院依法向呈贡区人民法院提起公诉。
  检察机关在审查起诉阶段,依法告知了被告人陈波享有的诉讼权利,并依法讯问了被告人,听取了辩护人的意见。呈贡区人民检察院起诉指控:被告人陈波利用担任昆明市强制戒毒劳动教养管理所所长、昆明市司法局副局长、昆明市强制隔离戒毒所所长的职务便利,为他人谋取利益,非法收受他人财物,数额巨大,依法应当以受贿罪追究其刑事责任。

海量资讯、精准解读,尽在新浪财经APP

责任编辑:王翔

Related Post